筆趣閣 > 武俠修真 > 金鱗 > 第1436章 離城

金鱗由筆趣閣(m.xiaoshuo240.cn)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,在線閱讀,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


    “龜將軍所言極是,若此次放過了仙劍宮,我龍族顏面盡失,今后會成為人族仙宗口中之笑柄,此事,還請殿下三思!”
    聽到龜將軍的辯解,虬蛟將軍總算是回過了一些神,話語也說得流利了。
    “望殿下三思!”
    “望殿下三思!”
    “還望殿下三思!”
    其它龍宮諸將見狀,一個個隨聲附和。
    “這么說來,爾等是一定要與仙劍宮一戰了對吧?”
    三公主淡淡道,原本有些冷厲的目光,竟是和緩了幾分。
    廳內群妖卻是一陣面面相覷,隨后又紛紛把目光望向了龜將軍。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話,戰,或不戰,此刻已不是我龍宮單方面說了算,那仙劍宮如今在明面上集結了四名金仙七名天仙,暗地里還不知道布置了多少人手,對我龍宮是磨刀霍霍,十日前我龍宮失蹤的二位將軍,極有可能就是遭了仙劍宮毒手,眼下,即便我等有心罷戰,那仙劍宮也未必肯罷手!”
    龜將軍斟酌著說道。
    “兩位將軍失蹤,我等無半分證據能證明和仙劍宮有關,這些時日,諸位一直在監視著仙劍宮眾修,未嘗發現那四金仙有異動,此事,不排除是其它勢力所為,那萬靈殿就有可疑之處,若拿此事和仙劍宮理論,是站不住腳的。
    諸位有沒有想過,我等眼下雖集結了一批精銳,可仙劍宮的實力也不弱,而這景天城四大勢力如今更是集結了重兵,若在這景天城內動手,這些人族勢力勢必會抱團,我龍宮不占絲毫優勢,硬要在此一戰,戰后,我等又有幾個能全身而退?
    至于之前和仙劍宮的沖突,我龍宮雖有死傷,可仙劍宮同樣折損了多名天仙境弟子,算起來,我龍宮也并沒有真的敗陣,頂多算是兩敗俱傷,至于敖振、敖遠兩兄弟的遇難,與仙劍宮秦風雖有幾分關系,可終歸是這兄弟二者與那頭魔獅判斷失識,招惹了不該招惹之人,眼下,這位名喚李魚的人族金仙,說不定就藏在此城,我等一旦與仙劍宮大打出手,這李魚極有可能會趁亂沖我龍宮動手,若如此,可就是一件極其危險又麻煩的事情,此人神通詭異,麾下又有一堆的妖魔金仙,比之仙劍宮諸修還要危險。
    人族狡詐,昊陽仙宗和瑤池兩方未必就真的離去,說不定正等著我龍宮與仙劍宮一戰,然后坐等這李魚露面。
    大家想想,此刻我龍宮還有優勢嗎?
    諸位一心與仙劍宮開戰,最終得便宜的會是誰?
    還有那萬靈殿的三個家伙,關鍵時刻,他們真的會出手相助?”
    三公主聲音和緩,神色間也沒有了最初的冷厲,可這番言語眾妖聽在耳中,心頭卻盡皆生出了不安和恐慌,這恐慌已經不是來自于三公主的威嚴和美貌,而是來自于局勢的危險,本以為龍宮增援已到,實力占優,可以盡情地報仇,盡情地斬殺仙劍宮仇敵,可以在三公主面前一展雄風,卻沒想到,狡詐的人族已結開了一張網,已挖好了一個坑,就等著龍宮眾妖往這網里鉆,往坑里跳。
    “萬靈殿的這幾個家伙真不是東西,尤其是那頭魔獅!”
    一名相貌丑陋的黑臉妖將憤憤不平地叫嚷到。
    “就是,敖振統領之死,說不定就是這頭魔獅在背后挑唆,否則,那李魚修煉的神通詭異陰險,敖振統領怎會不等援兵到位就貿然與李魚對戰?”
    “沒錯,這頭魔獅一向是有便宜就占,肯定是他覬覦那李魚手中的三件靈寶,這才慫恿敖振統領與李魚一戰!”
    “這頭魔獅肯定沒說實話,當日一戰的情景如何,我等還要和昊陽仙宗再做溝通!”
    “這萬靈殿的幾個家伙簡直是卑鄙……”
    又有四名妖物義憤填膺地站了出來,一通嚷嚷。
    其它妖物亦是一個個神情激奮,思量著該怎么開口,卻見三公主伸出一只玉手擺了擺,眾妖頓時一個個壓抑住沖動,停下了話頭,齊齊把目光望向了三公主。
    “正所謖冤家宜解不宜結!”
    三公主輕嘆了一聲,目光卻是落在了龜將軍臉上,“龜將軍,勞煩你安排,在城中放出風聲,我龍宮并不想與任何人族仙宗結仇為敵,敖威之死,乃是他咎由自取,我龍宮不怪罪仙劍宮秦風、云裳二人出手狠辣,不過,秦風、云裳卻不該奪了我龍宮大批資源不返,不該殺傷我龍宮其它諸將。
    龜將軍不妨放話出去,這批資源對我龍宮有大用,秦風、云裳若主動交還這批資源,我龍宮可以和仙劍宮和談商議如何解決這場爭端,若不還,若繼續和我龍宮為敵,那對不起,我龍宮將集結兵力,攻打仙劍宮,不滅不休!”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殿下此計甚妙,屬下這就去辦!”
    龜將軍躬身一禮,轉身就沖大廳外走去,轉身時,目光和幾名心腹屬下碰撞,這幾名屬下會議,紛紛沖著三公主施禮之后,跟在了龜將軍身后,快步沖大廳之外走去。
    走出大廳之后,眾妖心頭一個個突然間就輕松了許多。
    之前眾妖決定與仙劍宮一戰,乃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否則,龍宮威嚴何在?三公主前來督戰,眾妖若不給個態度,也說不過去,可現在好了,三公主這么站出來主動要與仙劍宮媾和,眾妖頓時不用擔心會戰死,更不用擔心無法回龍宮交差了。
    至于對外放風,這事簡單,難不住幾妖。
    眼看著龜將軍離去,眼看著三公主目送龜將軍離去,神色和緩,廳內眾妖心頭同樣是各自一松,看來,方才三公主的言語并不是在試探他們是不是怯戰,還真是想要罷戰,這景天城中金仙云集,若戰起來,還是很危險的,現在好了,不用擔心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再戰下去,對誰都沒有好處,既然龍宮開了口,認了輸,那就罷手吧,至于那批資源,不如還給龍宮,找一批證人來,當面還給那頭妖龜,也算是給龍宮一個面子,這龍宮今后想必也不會在明面上再對師弟師妹尋仇!”
    景天城西城的一間大殿內,仙劍宮諸修環坐在一起,諸修之首,一位身材高大鶴發童顏的老道士開口道。
    這道者,乃是仙劍宮九大金仙長老中排名第四的鏡心。
    此語一出,眾修紛紛把目光望向了秦風、云裳。
    秦風沉默,張了張嘴,似乎想說些什么,卻又有猶豫,一側的云裳卻是說道:“既然師兄開了口,此事就此罷休就是了,只要那龍宮諸妖不再找我夫婦二人麻煩,我夫婦二人也可以不找他們的麻煩。
    不過,那批資源卻是不好還,這一年多來,那龍宮眾妖一路追殺我夫婦二人,數次傷了小妹,為保性命,那資源中的可用之物,小妹已用去了大半,如今要還,小妹卻是還不起!”
    “這樣??!”
    鏡心的眉頭微微一皺,卻又在片刻間舒展,伸手輕撫長須,沉吟了片刻,開口道:“這樣吧,把那顆辟水珠還給他們,至于其它物事,就明著告訴那只妖龜用完了,不還。
    此事乃他龍宮先虧了道理,他龍宮若為了這區區一些資源繼續對我等糾纏,那就繼續敵對好了,我仙劍宮還從未怕過事!”
    “師兄說得沒錯,他龍宮若不識抬舉,硬要討取這什么資源,那就戰!”
    鏡心身側的另一名藍袍中年男子接過話頭,這男子,乃是仙劍宮九大金仙長老中排第六的蕭道長。
    “對,不能太慣著他們!”
    “現在才知道怕了,怕被我人族仙宗圍攻,早干嘛去了!”
    “對這些妖族就不能太軟,只有讓他們害怕,他們才會老實!”
    “哼,給他們面子他們若不接著,戰就是了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其它幾名天仙紛紛開口道。
    這些時日,無涯海龍族眾妖一直是陰魂不散跟在眾修身后,眾修顧忌這景天城四大仙宗的面子,又顧忌無涯海龍族強者云集,不愿在城中大打出手,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氣,不過,無涯海龍族如今散布消息,想和解,眾修卻也是各自松了一口氣。
    能修煉到天仙境金仙境不容易,誰又肯輕易就與人死戰?
    可門中四位金仙長老在此,眾修又不能不表個態,展露一下自己的立場和勇氣。
    “好了,戰與不戰,在于他龍宮,我仙劍宮亮出自己的態度,給他龍宮臺階下,他龍宮想必也不會不識抬舉,此事,就此議過吧!”
    鏡心老道伸出雙手沖著下方壓了壓,止住了眾修言語,目光掃過眾修,又說道:“那位不知道是喚做‘李玉’還是“李蘊”的下界修者,想必是早已離開了景天城遠遁,像他這種稱霸一方的下界梟雄,哪一個心思縝密行事果決,既然他不愿露頭,不愿與我仙劍宮結緣,我等在這景天城再待下去也沒什么用,而我等若一直留在景天城不離去,接下來肯定會引來更多大勢力對此事的關注,會有更多的大仙門盯上這位李道友,這反而對我仙劍宮不利。
    這位李道友麾下人才濟濟,不可能一直窩在哪座城中不動,早晚會露出身形來,接下來,我等只需用心尋找,不愁找不到!”
    “這個……師兄這般看好這位李道友嗎?”
    蕭道長眉頭輕皺道。
    “能在片刻間獨自斬殺一條金仙境的妖龍,這神通,比之你我如何?”
    鏡心反問道。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此子手中異寶多多,或許是借了寶物之力也說不定!”
    蕭道長一笑道:“再說了,此子麾下還有多名金仙助手,秦師弟也曾言道,此子精擅聯手合擊的戰陣之道,而那條妖龍當日已被秦師弟重創,此子能斬殺此龍不稀奇,更何況,當日一戰我等并沒有親眼旁觀,而旁觀者也離得遠,未必就能弄清楚真實情況!”
    “此子當日在下界合道渡劫,曾引動星域監測大陣自行啟動,僅此一點,就不是簡單之輩,而此子踏入金仙境境界也就一甲子左右的時間,卻能只身斬殺金仙五轉境界的真龍,這一點,我仙劍宮又有誰人能做到?”
    鏡心盯著蕭道長打量了一眼,又說道:“那冷寰當年受了我仙劍宮資助去的下界,此子身邊的那位‘冷道友’若當真是冷寰,此子和我仙劍宮那就是有仙緣在身了,我仙劍宮又豈能把這顆明珠隨意丟棄?”
    此語一出,蕭道長臉上剛剛浮出的一抹笑意瞬間淡去,神色略有幾分尷尬,目光一轉,躲過了鏡心的目光,卻是望向了秦風,“秦師弟當日已發現此子不凡,為何不攔下來問個究竟呢?”
    “慚愧!”
    秦風面色微微一紅,辯解道:“當日小弟一心想殺死那兩條討厭的惡龍,并沒有注意到這位李道友是下界修士,也從未見過那位冷寰道友,并不知道這位李道友一行和我仙劍宮有緣!”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
    蕭道長淡淡道。
    “的確是可惜了!”
    鏡心點了點頭,話頭一轉,“秦師弟,那就勞煩你去見見那只妖龜了!”
    他心中明白這蕭道長生性孤傲,自視甚高,對尋找李魚一行不是那么有興趣,甚至隱隱有抵觸,卻也不想在此事上多說,這蕭道長,同樣是年輕有為的天才,對其它天才有抵觸,不稀奇。
    “好,小弟這就去會會這妖龜,把那顆辟水珠還給龍宮!”
    秦風點頭道,起身沖著鏡心、蕭道長各自施了一禮,又沖著其它天仙施了一禮:“多謝兩位師兄,多謝諸位同門,此事因為夫婦二人而起,接下來,這尋找李道友、冷道友之事,交給我夫婦二人就是了!”
    另一側的云裳,同樣是起身沖著諸修施禮稱謝。
    此番被無涯海龍族一路追殺,夫婦二人也是受了不少驚不少苦,不得不向仙門求援,對于龍宮一方,二人雖說還是恨意滿滿,不服,可二人卻也不想連累更多的同門為此死傷,此刻能罷戰,二者也是松了一口氣,至于尋找李魚一行,二者還真的是泛起了濃濃興趣,殺一條金仙五轉的真龍有多難,二者最清楚,二人聯手也難殺之,李魚卻只身屠龍,這差距……二者急欲弄明白這差距從何而來。
    “師弟客氣了!”
    “兩位長老客氣了!”
    眾修紛紛還禮……
    接下來的兩日,仙劍宮、無涯海龍族兩方力量前后腳離城而去,景天城大小勢力聞訊之后,幾乎是齊齊松了一口氣。
    高懸在頭頂之上的殺劫退去,眾修頓時把精力放在了那個迷團之上——究竟是誰引來了這五方大勢力齊聚景天城?
    眾說紛紜,只可惜五方大勢力仿佛商量好了一般,沒人透露口風。
    各種流言滿天飛。
    離著景天城最近的幾座城池中,昊陽仙宗、瑤池、龍宮、萬靈殿、仙劍宮五方勢力卻是各自派出弟子落腳,秘密關注著景天城,關注著關于李魚的消息,與此同時,五方勢力又派出其它弟子守在了景天城能傳送到的各大中仙城,秘密關注著傳送殿,關注著城中動靜,想因此獲得一些關于李魚的蛛絲馬跡。
    只可惜,足足有三個月過去,這李魚,竟是沒有半分消息傳出,仿佛憑空失蹤了一般。
    而五方勢力不清楚的是,景天城中最繁華的幾座坊市中,悄然出現了多家以收購各種煉器靈材為主業的商鋪,這幾家商鋪的掌柜,看似普通的天仙境散修,卻一個個財大氣粗,只管收購靈材,未見售口一件法器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這第四重仙域的另外幾座大城之中,也添了幾間同樣的商鋪。
    這些商鋪,自然是李魚一行開設,而李魚一行,此刻能露面的金仙眾修,皆在景天城中幾座相鄰的洞府中靜修,靜侯李魚下一步的動作。
    當日在景天城失蹤的那兩名無涯海龍宮妖將,正是被李魚秘密擒獲,一番搜魂之后,李魚放心了不少。當日被他斬殺的敖振,在對那幾名異族修者搜魂之后,直接吞食了那幾名異族修者,沒有留活口,反而對那只獅首獸隱瞞了消息,沒有透露他手中擁有須彌空間性質的靈寶,僅僅是告知了那只獅首獸,他不過是剛剛踏入金仙境界的下界修士,而他麾下隨行金仙皆是初入金仙境沒多久,實力有限,也就是這個原因,這兩只妖魔膽大包天地伏擊了他。
    當然,這個消息乃是獅首獸對龍宮眾妖所言,也有可能有假,這只獅首獸也許有隱瞞,也許知道他手中有須彌空間性質的寶物,不過,那卷軸法寶也算得上須彌空間寶物,必要時,也可以拿出來亂真。
    除了那兩名龍宮妖將,李魚、青鱗、魔羅三人還出手擒了昊陽仙宗、瑤池的幾名部屬,也正因此,才驚退了昊陽仙宗和瑤池兩方勢力。
    對這幾名人族修者一搜魂,李魚更放心了,這兩大勢力連他的姓名都不知道,也不知道來歷,接下來他們只要找不到冷寰,那也別想找到李魚。
    只可惜龍族對仙劍宮眾修跟蹤的緊,導致仙劍宮諸修警惕十足,從不單獨行動,沒能擒下仙劍宮弟子,也就不知道仙劍宮究竟知道多少秘密。
    不過這都無關緊要了,李魚也不準備在景天城有大動作,不準備再招惹任何大仙門,待悄悄地不動聲色地收集一批煉器材料后,就準備離開這第四重仙域了。
    一年后的一天。
    李魚扮做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修,借景天城傳送陣離去,沒有引起任何關注。
    chaptererror();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

筆趣閣(m.xiaoshuo240.cn)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金鱗最新章節內容,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!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:m.xiaoshuo240.cn

最准的全天重庆彩计划